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也不会把那么多时间花在最后一道题上面!”

    最后一题当然是最难的题目,大家都不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人,自然会选择最大限度的把时间用到前面的题目上去啊。

    毕竟奥赛的题别说全部都做对了,做完都很难。

    “为什么……明明押题都对了,又怎么会做错呢?”

    “是故意的吗?”

    “问你呢!是不是故意的!”

    喻芷珊抖着唇,面对着一张张憎恨她到了极点的脸,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当然不是故意的,如果是故意的她自己也不可能会没做对而只考了第十六名!

    还有顾思妤……她甚至都没有拿到名次!

    要知道她是拿了每个月五万的月薪来辅导顾思妤学习的!

    五万,在2001年的华国已经称得上是天价了。

    这是她第一个月到岗,却极有可能在这个月就失业了。

    更不要说那二十万的奖金!

    整整二十万啊!

    她只拿了六千,和没拿又有什么区别!

    “因为她蠢啊。”叶雨萌直接道。

    众人一愣,看向叶雨萌。

    甘思文扶了一下眼镜,一副‘真相只有一个’名侦探模样,补充说明道:“押题的人另有其人,喻芷珊不过就是一个连人家出了题她都做不对的蠢货而已。”

    众人难以置信的看着二人,又看向喻芷珊。

    喻芷珊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褪去。

    不用她回答,她的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竟然是这样的吗?……

    所以这个女人上一届的那个什么奥赛冠军,也是带着极大的水分的吧?

    他们又看叶雨萌二人:

    “你们早就知道了?”

    叶雨萌和甘思文摊了摊手,“是顾未眠说的啊,考前喻芷珊不是非要把卷子塞给顾未眠吗?那卷子就被未眠嫌弃了……”

    “是啊,不过喻芷珊非要把卷子给未眠确实好耽误未眠的时间哦,她又不是做不出来……倒是便宜了我们几个,谢谢喻同学啊。”

    不说答案本身就是错的,提前十几分钟知道题目只会让人着急上火。

    只说顾未眠根本就不需要好吗,远远看一眼就能发现喻芷珊是错的,拿起题目直接就能解出正确答案的人,他们都怀疑这题在顾未眠眼里大概也就是一加一等于二这样的难度。

    考一加一等于二的时候,需要别人提前告诉你题的答案吗?

    越是深入接触,才会越发现他们和顾未眠之间的差距。

    甘思文这一句道谢说的心甘情愿,如果不是喻芷珊孜孜不倦地非要烦顾未眠,他们也不会知道最后一道题的答案。

    可是她道谢道得越心诚,喻芷珊的脸色却越难看。

    韦益彬怔怔地看着舞台的方向,目光发直:“如果……我当时没有跟喻芷珊道歉的话……”

    如果他能够坚持一点点,他的骨头能硬上一点点,是不是……他也能够进入前十,也能够拿到这两万块钱。

    程岩柏张了张嘴他看着韦益彬几乎疯魔了的目光,想要告诉他其实不是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