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突如其来的亮光和声音令继成大惊,他微眯着眼,向后退了数步,用手挡着灯光,向楼上看去,只见骆云轻站在楼上,双手支在楼杆上,向下望着。

    在骆云轻身边,站着一脸冰霜的孝凌,还有一众云飞佣兵团的兄弟。

    继成见状,不禁一惊,随即第一时间向老尤望去,只见老尤也是满脸惊诧,张大了嘴,一副不可思议地模样。

    见到老尤这幅表情之后,继成思绪快速流转,很快他便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骆云轻识破了他的计划!

    而且,很明显已经知道老尤叛变了!

    “骆爷……你不是……”老尤脸色惊讶无比,声音也颤抖起来。

    “老尤,哦,不,尤叔,其实直到最后一刻我都不愿意相信你是背叛佣兵团的人。”骆云轻凌厉的眼神注视着老尤,低沉的声音犹如重锤一般狠狠地敲在老尤的心口上。

    “骆爷……”

    老尤面如猪肝色,许久之后,才憋出一句:“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骆云轻道:“当初丧报说,我父亲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到任务目标的疯狂反抗,我父亲没有预料到对方的反抗程度会如此剧烈,在打斗中失足跌落悬崖。”骆云轻特意在悬崖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我了解父亲的为人,做事谨慎小心,说他没有预料到对方反抗的激烈程度,我不太相信!但他跌落悬崖,尸骨无存,由此,也死无对证,即便是我有疑心,也没有

    办法可查。老尤,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你才选择坠崖的方式动手,对吧?”

    “但是,有一点你没想到,在那个悬崖下面,是一条河流,一个渔夫在不久后捞到了我父亲的尸体。”

    老尤瞳孔一缩,“这怎么可能?”骆云轻微微一笑,道:“这种几率很小,几乎相当于零,但冥冥之中如似注定的一样发生了,我知道我父亲是怎样的人,所以一直对‘没有预料到对手的反抗程度’这种说辞是怀疑态度。办完丧礼的几天后,

    我独自去了那个地方,发现在悬崖下面,有一条河,我顺着河流的方向往下流走,发现了一个村庄,发现他们在举行一场‘葬礼’。”“我走过去一看,那场‘葬礼’的尸体,正是我父亲!后来我才知道,有一个渔民打捞到了我父亲从悬崖上掉进河流的尸体,他们那里有一个习俗,如果在河里捞到尸体,不能不管,一定要带回村里,在固定

    埋葬无名尸体的地方下葬,他们认为那样是尊重生命的体现,因为他们认为神一定会保佑尊重生命的人。”

    “接下来,我暗中安排人把父亲的尸体送到一个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地方化验,老尤,你猜我在他身体里发现了什么?”

    骆云轻望着老尤,此时老尤的秃头上已经全是冷汗。

    “我在他体内发现了慢性毒药!我父亲生性多疑,为人小心谨慎地几乎过分,能在他吃喝中下药,并且是一直持续下慢性毒药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骆云轻的眼神凌厉如刀,令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