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唐枭无奈的摇摇头,“二师兄,你也得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想一想。您虽然一直说不靠家里,可您说说,您一直不争不抢的跟您家里有没有关系?还有咱们所里,家里没点儿底子就指着死工资过日子的同事,谁不争着抢着往上爬,道理都是一样的。”

    二师兄军人世家,家中好几位厉害角色,正因为出生成长在这样的家庭里,他的眼光比别人高,也比一般人更骄傲,他不屑于争抢,只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资本的。

    那些像张嘉辉像孙磊这样的背后没有倚靠只能靠自己一步一步走的同事,机会摆在面前的时候,当然会毫不犹豫的抓住。

    二师兄换位想了一下,觉得唐枭说的挺有道理,只是他还有一个疑问。

    “你好像也没什么靠山吧,你怎么也不争不抢的?”二师兄问道。

    唐枭:……

    怎么也是活了两世的人,当然更通透一些,很多别人在乎的东西她早已经不在乎了。

    可她不能这么跟二师兄解释,想了想便道:“谁说我没有靠山,我靠山多着呢我跟你说!我后爸是开餐馆的,不缺钱吧;我公公是大学教授,不缺知识吧;我亲爸是烈士,战友一大票,各行各业都有,咱们所长就是其中之一,你说,我有没有靠山?”

    不说不知道,这么数一数,唐枭还觉得自己背后势力挺庞大的,怪不得自己在基层这么不思进取呢。

    俩人闲聊着往小庄桥方向走,走到半道儿,他们管理的区域内有人报警,他们颠颠儿的赶过去。

    报警的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姑娘,叫张雪芹,不是本地人,在京都一家网络公司做文员。

    张雪芹说她家里遭了贼,家里丢了不少东西。

    这姑娘是个月光族,一个月过万块的工资除了房租吃饭都用来买衣服化妆品什么的了,家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着实不少。她呢,又不大爱收拾,所以看着就乱糟糟的。

    最近她处了个男朋友,男朋友要来她这儿,她觉得家里这么乱不合适,今儿就抽空收拾了一下。

    这不收拾的时候不知道,一收拾才发现自己少了好些东西。

    她不爱收拾不代表她会忘了自己都买过什么,好些衣服买回来穿两次就都让她扔柜子里了,可这回收拾的时候她发现那些衣服都不见了!

    化妆品也是,常用的一些都摆在明面儿上,她天天看着所以知道没少。可有一些不常用的或者当初买的时候想着以后会用就囤起来结果一直没用的就少了很多。

    “除了衣服和化妆品,还少了什么么?”唐枭一边做记录一边问道。

    张雪芹特别头疼,家里的东西实在太多,她还没有完全清点完,衣服化妆品她都记得自己以前买过什么,可一些生活用品小物件儿什么的她就记得不大清了。

    “好像少了一个卷发棒,我四年前刚来京都的时候买的,后来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